Ebony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[卫非卫]赴命

三月无疾而终:

约莫是使秦
BGM-赴命-执素兮


韩非从几案上堆得杂乱的一叠竹简中翻出卷轴,是不久之前韩王亲自下的谕令。天地君亲,不得容逆。彼时他很是从容地接下,一并接下了朝堂上诸人各异的目光。而今却把它摊开在先贤古史中。说来好笑,眼前一道普普通通的卷轴,就决定了他的来去,那些真正能够辉耀千载的东西,却并不能够给他以任何助力。


这就是权力的魅力,从姬无夜张开地,到李斯和自己,乃至秦王,或显浅,或隐晦,其中错综复杂的本质上仍旧是权力的斗争。乱世是一张巨网,任何人都想要跃出网中,去掌控他人的命运。而跳板,正是权力。他蓦地想到了卫庄的话。那场景在记忆里遗落许久,分明并不遥远...

[卫非卫]同罪者

❤️

三月无疾而终:

一个突如其来的短篇
BGM-同罪者


韩非不是第一次碰上鲨齿剑尖、也不是第一次收到卫庄的警告了。凛冽的剑锋在深夜里浸透了寒意,携风卷席时能明显感受到剑客外溢的内劲,面对敌人时迅疾而致命。但当面对的人成了韩非,那锋锐就往往止在离他脖颈一寸三分处,少了杀意,多了些威吓的味道。


“——这是什么意思?”


于是他便从善如流放下酒樽,惊恐神色浮夸得恰到好处,语调也堪堪挑起,蓄意挑战那人的底线。这是一场不动声色的对峙,而他的对手,看起来已经醉了。


明晃晃的烛火投在墙壁上,拉扯出两个晦暗的影子。不同于卫庄的剑招,他的情绪向来沉敛。韩非扬首才对...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